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大森林心水论坛115118 > 箭士柳白猿:这是一部武林文化片而非武打片_娱乐频道_东方资讯

箭士柳白猿:这是一部武林文化片而非武打片_娱乐频道_东方资讯

时间:2020-09-30 02:12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严格来说,第一次看徐浩峰导演相关的电影应该是《一代宗师》,只不过当时他的身份不是导演,而是编剧,后来他拍出了《师父》才知道这个导演名气不小,翻出他的履历,与其说他是一名编剧不如说他是一名武林文化研究者。

《箭士柳白猿》上映之前两天,我来回坐了三个小时地铁去看点映。那个小剧场人不多,但是应该都是冲着导演来的,整体的氛围很好。回家以后,白小姐特马救世,我买了原著,仔细对比了电影和小说的区别。我觉得文字和视觉一样的出彩。

《箭士柳白猿》其实是在《师父》之前拍的,只是后者火了,又把前者找出来投放到市场。但是电影相比小说其实有了较大的改动。

首先,电影里的柳白猿是箭士,而小说里是个刺客。其次,故事的发展脉络和人物关系有了重新编排和增减。按照导演自己的说法,电影语言和文字语言是两种不同的体系,电影创作就是要拍出比小说更简洁的表达,而且随着自己的经历,对里面的思考有了更深层的想法。其实从名字“士”可以看出,导演想要讲述一个“士”文化的世界。这个士,就是里面的白胡须老者。

《师父》已经给观众培养了一种观影习惯,序号的武侠电影并不是武打,而是一位学者在用影像化给你讲述武林文化,里面的打斗没有任何飞檐走壁,更加真实但是相对而言并没有那么具有观赏性。整部电影都是透露着一种简洁明快的风格,不管是配色、着装、台词还是动作。

《箭士柳白猿》同样如此。

电影想要讲述的是两种文化,一种是士,一种是刺客。

徐浩峰的电影简洁到连人物名字都很少交代,《箭》里的人物在电影里几乎都没有交代名字,但是在小说里有说明。里面士的代表是那位白胡须老者,叫匡一民。他原本想自己大展宏图,但是奔波了十多年发现自己没有那个命,于是开始去寻找一个值得辅佐的人,找到杨杏佛以后,像仆人一样保护他,却发现他依然是不成气候。最后出卖消息给了军统特务,让杨杏佛死于非命,只是在此过程中他发现了柳白猿这名刺客,二人惺惺相惜,在一场比武以后开始去寻找下一个值得辅佐的人。中国古代有本事的人都是用过辅佐他人来完成自己的抱负,这便是导演想要表达的“士”文化,这是他的命。

明朝史官查清,从战国时代开始,在辽东深山始终存在着一个刺客组织,全部以“白猿”为代号,只是姓氏不同。柳白猿便是民国最后一名刺客,电影里他的兵器是箭。刺客就是他逃不脱的宿命,从山村逃跑出来,却撞上了最危险的职业,而杀手不能接近女色,因为女色会让其敏感减弱。电影里反复出现柳白猿姐姐被强暴的画面,是在解释柳白猿很排斥接触女性,直到他遇到了月牙红,她让柳白猿翻过了情欲那道坎,但是他姐姐是否存在过谁也不知道,或许他姐姐只是引发他认识自身罪恶的契机。江湖人讲规则,月牙红即使爱着柳白猿也必须跟着匡一民走,即使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,这也是她的命。

《箭》很简洁,不管是动作还是台词点到即止,隐忍的情感和眼神需要观众自己去领悟和思考,看完之后回味无穷。没有复杂的人物关系,几个简单的人物一段简单的故事交代清楚,就像是一个武林的横截面,一目了然。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当时当地人物的骨气、规则、傲慢,兵器的样式和种类,武林人士的交往和风气等。里面的爱情大多隐忍而直接,就目前看过徐浩峰的三部电影(《倭寇的踪迹》、《箭士柳白猿》、《师父》)里都有外国女人,而且都和男主有缠绵悱恻的关系,这是一种偏好吗?

柳白猿和匡一民最后一场比武,音乐是巴赫的曲子改过来的。就像是徐浩峰为逝去的武林谱写的一首挽歌,比武结束从柳白猿对面过来的外国女人说,看看。但是当最后一位武林士人和最后一名刺客消失以后,就再也看不到了。

现在想想,《一代宗师》里导演是王家卫,编剧是徐浩峰,动作指导是袁和平。这种组合,对其他武侠片几乎是碾压之势、

《箭》是一部并不具备通俗意义上观赏性的小众电影,如果你喜欢《师父》,推荐去看一看。

“武侠小说是一棱刀背,幸好,有此处藏身。”

图文阅读